农药涨价对农民影响几何?

时间:18-10-12 08:18    点击: 次     作者:国粮

 钱良好  张立宁  肖迪  王朝能

编者按:今年以来,“涨价”成为农药行业的一大关键词。受趋严的环保压力影响,从去年年底至今,部分农药生产企业因环评不达标被关停并转,产能受限加之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力成本上升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直接带动了农药价格的上涨。

涨价对农民影响大不大?在农药市场又产生了什么样的反应?成本上升能不能有效化解?本期我们通过实地采访部分种植大户和农资业内人士来寻找答案。

市场:环保压力助涨除草剂首当其冲

作为安徽省肥西县的农资经营大户,陈本松对今年农药涨价有着最直接的体会。“除草剂涨幅最大,像氰氟草酯、氯氟吡氧乙酸、灭草松等,价格上涨了30%以上,杀菌剂、杀虫剂涨幅也在20%左右。”

陈本松反映的情况并非个例,据有关数据显示,与往年同期价格相比,市面上常见的农药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涨幅平均达到30%以上,个别种类的农药价格涨幅甚至超过100%。与此同时,农药的原药价格出现了大幅度上涨,其中咪鲜胺原药上涨幅度达到158%。

“今年涨价最猛的是甲维盐,涨价后原药十分紧张,一货难求。对价格没有提前预测,由于原料紧缺,一些厂家就生产不出针对今年夏季高发的夜蛾害虫效果好的杀虫剂。”安徽美兰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曹玉录说。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农药涨价主要是环保因素导致的。自去年环保风暴以来,很多大中型农药企业为了达到环保标准,而停产施工更新设备,因而耽误了农药原药的生产供应,造成货源减少,价格上涨。而无法达到环保标准的小企业则无奈停产关门,进一步压缩了原药产能。年后,虽然已经有很多企业陆续开工,但是仍然无法填补退市厂家造成的产能空缺。今年4月1日起又开征环保税,化肥、农药等化工企业成为缴税大户,环保高压层层加码造成原药价格飞涨,还出现了有价无货的情况。

山东省临沂市农科院高级农艺师冷鹏介绍,涨价比较明显的是带“啉”字类的农药,杀菌剂相比除草剂、杀虫剂涨幅低一些。不同农药涨价幅度和原药所在地的环保因素有关,针对国内农药普遍涨价,进口农药价格相对来说还比较稳定,国内农药在价格上与国外农药相比还是有很大的优势。

农民:种植成本增加但影响不大

农药涨价对农民尤其是种植大户来说,影响大不大?

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粮油蔬菜合作社理事长刘凤俊流转土地2000多亩,是用肥和用药的大户,他表示,总体来看今年农药价格上涨了20%-30%,生产成本比前几年有所提高。

“农药用不用,用多用少,主要还是与气候、天气以及病虫害的发生程度有关,涨价只是给农民增加了生产成本。但是,农民该用农药还是要用,单从农药计算,农药涨价每亩增加投入也就是几元钱,还是承受得起。”刘凤俊说。

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品胜农资总经理李波也认为,农药制剂涨价对农民种植成本影响有限,打一喷雾器农药也就是增加1-2元钱,不是很大的事。而化肥涨价是大头,一吨肥料涨几百元,算上耕、耙、收、种费用综合成本上涨,让农民有些吃不消。

黑龙江省肇东市海城乡双丽谷物种植专业社今年种植了1.2万亩玉米,自有12台机械,施药施肥都是合作社自己完成,通常玉米整个生育期要进行4次施药防治,每亩用药成本约22元。该合作社负责人刘英军介绍说,“今年玉米除草剂几个常用品种涨幅较大,乙草胺涨了三成多,烟嘧磺隆也涨了近30%,硝磺草酮涨了20%左右,杀虫剂也有所上涨,平均一亩地用药成本增加3元,整体算下来影响还是很大的,但农药再涨,地也得种啊,该投入的还是要投入。”

还有一些种植大户表示,农药涨价对种植成本的影响并不大,不怕成本增加,主要怕农产品价格低,这样除去农资的投入,几乎没有多少剩余,如果是包地种的话加上地租更是很难赚到钱,会影响种植和投资的积极性。

应对:降本增效化解农药涨价压力

面对农药价格的不断上涨,全国粮食生产百强县安徽省庐江县多措并举降本增效,确保农民种粮积极性。

庐江喜洋洋植保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昌江介绍,过去农户单独施药,由于时间和农药品种不统一,造成害虫的迁移和抗药性,增加了防治成本。今年初,合作社与周边多家生产基地和种粮大户签订了2万多亩的统防统治协议,由于公司采用了肥药一体化的新技术,比往年减少3次用药。而且用植保无人机打药,用药量少,喷得均匀,防治效果也好。

据悉,去年开始,庐江县以村居为单位,将所有农田植保打包给30多家专业合作社,实行统防统治,每亩田能节省成本20-30元,基本上能平了农药上涨的价格。

沙溪农资配送中心是庐江南部地区最大的配送中心,服务水稻、油菜、小麦种植面积达4万多亩。

“农药从厂家直接发往全县各地的种植户,价格比零售价至少便宜10%。”沙溪农资配送中心总经理吴其英介绍,去年以来,药肥上涨幅度大,为减轻农民负担,配送中心联合当地8家合作社,抱团团购,直接从农药生产厂家进货销售给农户。

“一来体量大,价格可优惠;二来可节约运输费和中间商的差价,每吨农药至少可节省200元。”吴其英说。截至目前,沙溪农资配送中心从厂家共团购农药3000多吨,节约近10万元的费用。

“农药涨价已成定局,如果有方法能控制病虫草害,就能减少用药量,甚至不用农药。”庐江县农委副主任邓本宜说,“为此,县里极力推广绿色防控技术,减少农药的使用量,节本增效。”

来到同大镇春生科技有限公司的1000亩虾稻田示范基地,只见稻田中间立着粘虫板、杀虫灯等生态治虫“武器”,田间还穿插种着茭白,织成了一张张严密的绿色防控网。

“这些措施可大大减少农药的使用量,螟虫喜食茭白,趋向性是水稻的5倍,就地取材,利用茭白吸引螟虫,然后用生物农药集中杀灭,用药量可减少30%以上。”邓本宜介绍,“事实上,这个基地今年基本上没有用过任何农药,前期是放养鸭子,后期放入青蛙、甲鱼等,害虫、杂草基本上都被消灭光了。”

一田两用,收获满满。据悉,今年该县已经推广稻虾、稻渔、稻鸭共生模式种植面积5万亩以上,不但省工、省肥、省药,还提高了稻米的品质。“稻渔米”的价格比普通稻米每公斤贵5元左右,秧苗刚下田就被订购一空。

责任编辑:国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