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价格波动对农民收入的影响探析

时间:18-10-08 08:12    点击: 次     作者:张晓玲

 

[摘 要]粮食价格在国民经济价格体系中处于基础地位,其波动不仅影响国民经济的运行,同时也是影响农民收入的关键要素。文章在分析我国粮食价格波动历史轨迹的基础上,阐述了农民收入的构成,并通过若干指标对2007—2016年10年间粮食价格波动对农民收入造成的影响进行研究。结果表明:粮食价格波动确实会影响农民收入,但其对农民的增收效应则是随着粮价波动而发生变动的。最后,从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调整农业内部结构,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强化农业补贴政策对农民转移性收入的增收效应,加强农民收入财政支持政策体系建设,深化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等方面提出政策建议,以期为我国粮食安全及农民增收提供一定的理论参考。

[关键词]粮食价格;价格波动,农民增收;收入贡献率

[DOI]10.13939/j.cnki.zgsc.2018.16.133

自2004年國家颁布《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以来,国家实施了系列惠农、富农政策,把农民增收当作农村工作的重中之重。随着农业、农村环境的不断变化,农民收入来源随之多元化,但农业收入尤其是种粮收入仍是农民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变化情况牵动着农民的利益。文章以贵州省为例,通过若干指标分析粮价波动和农民增收之间的关系,借此来看粮价波动对农民增收的影响。

1 我国粮食价格波动的历史轨迹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计划经济体制逐渐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我国粮食价格的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其波动也越来越明显,粮食价格体系也越发复杂,长期以来实施过:统购价格、统销价格、议购价格、议销价格、超购价格、比例价格、最高限价、订购价格、保护价格及转储收购价格等,是世界上经历粮食价格变动最多、最复杂的国家之一。粮食价格的波动可以用绝对价格指标和相对价格指标加以考察,但是由于绝对价格指标的历年数据不易获取,所以一般借助相对价格指标即价格指数来看粮食价格的波动。图1中给出了2007—2016年粮食类商品零售价格指数的变动轨迹,从图中可以看出,由于受到国内外市场的影响,2007—2016年10年间,我国粮食价格呈现大幅度的波动,大致上经历了两个比较大的波动周期,分别是2007—2010年和2011—2016年。

2 农民收入构成

农民收入按来源不同可分为:家庭经营纯收入、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以及转移性收入。从图2中可以看出,2010—2016年间,尽管家庭经营纯收入仍是农民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重要性在减弱,占农民收入的比重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从2010年的49.15%下降到2016年的38.52%,下降了10.63个百分点;工资性收入在农民收入中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2010—2013年间快速上升,逐渐超过家庭经营纯收入,成为农民收入最重要的构成部分;转移性收入的增长趋势最明显,从2010年的9.92%增加到2016年的20.97%,增长了1倍之多;财产性收入占农民收入的比重逐年下降,且所占比重较小。所以,在农民收入中,家庭经营纯收入和工资性收入占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3 粮食价格波动对农民收入的影响

3.1 家庭经营纯收入

从表1可以看出,在农民家庭经营纯收入中,农业收入所占有比例最高,但占农户家庭经营纯收入的比重逐年下降,由2010年的63.40%下降到2016年的39.49%,下降了近25%;而非农业收入占家庭经营纯收入的比重不断上升,由2010年的18.15%上升到2016年的34.63%;由此可知,近年来贵州省农民收入中,由粮食等作物种植所获得的农业收入的重要性地位有所下降,而非农业收入越来越占据举足轻重的作用。随着农业经营比较利益不断降低,这种趋势还会继续。由此可以得出:尽管家庭种粮收入仍然是农民增收的主要途径,但粮食价格的持续下跌打击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因此,我国粮食价格的波动,对农民收入具有一定的影响。

3.2 工资性收入

2007年以来,我国粮食价格持续走低,仅依靠家庭经营纯收入很难满足农民的生活需求;同时,随着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农村工业化进城的加快,为农村剩余劳动力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农村剩余劳动力开始向非农产业转移,农民大量进城务工,农民所获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开始增加,并成为农民收入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且对收入的贡献越来越大。结合表2和图3可以看出,从农民外出务工人数的增长率来看,贵州省农民外出务工人数的增长率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但从绝对数额上来看,每年农民外出务工的总人数却逐年增加,从2010年的653.01万人增加到2016年的875.95万人,增加了222.94万。

图4还给出了种粮收入和工资性收入对农民收入增加的贡献份额,该指标可以衡量不同收入来源对农民增收所起到的作用。在农业生产中粮食种植占很大比重,所以种粮收入可以以农业收入来替代。因此计算公式为:种粮收入(工资性收入)对农民增收的贡献份额=农业收入(工资性收入)增加额/农民收入增加额。从图4中可以看出,由于粮食价格的低迷,除2014年外,其余年份农业收入的贡献份额均小于工资性收入的贡献份额,即使在农业收入对农民收入贡献最大的年份,也仅为39.12%,而工资性收入对农民收入贡献份额基本维持在40%以上,最高的年份达到87.26%,工资性收入的贡献越来越发挥着稳定而又重要的作用。因此,通过对农业收入和工资性收入贡献率的分析,再次说明粮食价格波动会影响农民收入,且对农民增收的效应会随着粮价波动而发生变动。

图3 贵州省农民外出务工人数增长率数据来源:2010—2016年贵州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统计公报。

3.3 转移性收入

近年来,随着国家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的实施,农民通过国家扶贫资金和农村社会保障等获得大量的转移性收入。因此,农民所获收入中转移性收入呈现较快增长,逐渐成为农民增收新的增长点。

3.4 财产性收入

从表3中可以看出,虽然农民收入的绝对数额逐年有所增加,但长期以来,贵州省农民相对贫穷,无可投资理财的资产可言,农民所获收入中财产性收入十分有限,其占人均纯收入的比例仍然很低,且总体上呈现下降的趋势,增长率波动性大,极其不稳定,只能是农民收入的重要补充。

4 结论与建议

综上,家庭经营纯收入仍是贵州省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在农民家庭经营纯收入中,农业收入所占比例最高,在农业收入中,种植业比重最高。因此,粮食价格的波动必然牵动着农民收入的波动。粮价提高,可以起到增收作用;粮价降低,会使农民收入受到不利影响。因此,要促进农民增收,需要在保证粮食安全的同时,首先,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调整农业产业内部结构,结合贵州省的地理特点,优化种植结构,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打造具有贵州山地特色优势的农业产业,稳定农业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地位。其次,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农民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增收的又一重要途径,且在农民收入中的贡献率越来越大。因此,通过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为农民外出务工创造良好的社会条件,加快农村剩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促进农民快速稳定增收。再次,在农民的四大收入中,无论是从增速,还是從占农民收入的比重,转移性收入均提升较快,仅次于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增收新的增长点。因此,应借鉴发达国家和发达地区的做法,进一步加大农业价格补贴、农民补贴,强化农业补贴政策对转移性收入的增收效应;同时,应加强农民收入财政支持政策体系建设,加大财政支农、惠农的力度,继续落实已出台的各项农业惠农奖补政策,调动农民发展农业的积极性,从而带动农民转移性收入的快速增长。最后,贵州省财产性收入占农民收入的比重很低,存在较大的增长空间。因此,深化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尤其是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是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和释放农民财产性收入增长红利的有效途径。

参考文献:

[1]伍应德.基于农民收入结果视角的贵州农民增收问题探讨[J].贵州农业科学,2013,41(6):198-202.

[2]郑芳.粮价波动与农民增收关系的历史考证[J].中国物价,2008(9):32-35.

[3]李义伦.粮食价格波动对农民增收的影响探析——以河南省为例[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37(9):103-107.

责任编辑:国粮

    上一篇:精准扶贫需创新扶贫模式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2015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专论采撷
    2. 如何让你的特色农产品打开市场走向全国 ?
    3. 郑风田:如何解决好“三个1亿人”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