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背景下我国农村贫困机制研究综述

时间:18-11-09 08:41    点击: 次     作者:何仁伟 丁琳琳

摘要:我国精准扶贫的战略取向是实现贫困区域精准和贫困个体精准的有机统一, 从区域发展能力和个体内生发展动力2个方面对当前我国农村贫困的主要形成机制进行剖析, 可为当前精准扶贫和未来的扶贫实践提供理论依据和政策参考。在分析我国扶贫开发历程时, 首先, 在区域视角上, 从社会经济因素和地理环境资源因素等方面对我国农村贫困的形成机制进行归纳分析;然后, 在微观个体视角上, 从自主发展能力 (人力资本、社会资本、金融资本) 和自主发展意识 (贫困文化、心理贫困) 等方面对个体贫困的形成机制进行总结提炼;最后, 基于贫困人口和贫困区域的耦合关系, 以个体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为目标导向, 分别从区域层面和个体层面对精准扶贫措施未来的研究重点进行展望。

新中国成立以来, 我国扶贫和减贫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 随着农村体制改革主导式扶贫、区域开发式扶贫的实施和投入, 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呈逐年降低的趋势。2014年我国开始实施精准扶贫战略, 农村脱贫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农村贫困人口由2013年末的8 249万人减少到2016年末的4 335万人, 贫困人口年均减少约1 300万人。精准扶贫是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 运用科学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精准扶贫意味着将扶贫工作单元从区域瞄准转向农户瞄准, 在区域发展格局下更加注重扶持贫困农户发展[1]。虽然精准扶贫的最终目的是实现贫困个体精准脱贫, 但实施精准扶贫并不表示可以忽略甚至放弃区域扶贫[2]。个体扶贫与区域扶贫是相互促进的辩证关系, 个体扶贫的稳步推进能从微观层面提高贫困群众的自我发展能力, 降低区域扶贫难度;区域扶贫是个体扶贫实施的基础和前提, 如将扶贫资源全部用于扶持贫困个体, 虽能实现扶贫对象的精确瞄准, 但鉴于其个体发展能力和潜力的局限, 其脱贫实效往往不具有持久性和可持续性。因此, 精准扶贫既包括个体层面上的农户脱贫, 也包括区域整体性贫困的解决, 是区域精准扶贫和个体精准扶贫的统一[3]。在精准扶贫背景下, 深入研究区域贫困和个体贫困的形成机制, 可以促进贫困个体扶贫需求与贫困区域发展的耦合创新, 做到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因人因户因需施策, 最终实现贫困个体精准脱贫。

当前, 我国精准扶贫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向绝对贫困发起总攻的关键时期。随着精准扶贫的纵向推进, 农村贫困的“孤岛效应”日益突出, 农村脱贫难度逐渐加大[4]。在区域分布上, 农村贫困逐渐向我国地理环境恶劣、区位条件和资源禀赋差、经济发展滞后、公共服务设施落后的地区集聚;在个体特征上, 农村贫困逐渐在发展能力差、发展途径少、主动脱贫意识弱的家庭或个人上凸显。我国农村扶贫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 贫困地区特别是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发展相对滞后, 贫困人口规模庞大, 返贫现象问题突出, 脱贫攻坚的难度正逐步增大。本文在回顾我国农村扶贫开发历程的基础上, 以解决精准扶贫实施过程中的具体问题为契机, 对区域层面和个体层面贫困形成机制的相关文献进行梳理和评述, 并提出精准扶贫实施的措施, 以期为我国贫困问题的理论研究及当前精准扶贫和未来反贫困战略的实施提供参考。

1、我国扶贫开发的历程及精准扶贫的提出

新中国成立以来, 我国实施了一系列的贫困治理政策, 农村扶贫和减贫工作取得巨大成就。根据主要实施内容和瞄准对象, 可将我国农村贫困治理分为5个阶段 (表1) 。

第1阶段 (1949—1978年) :小规模救济式扶贫。建国之初, 由于我国底子薄弱, 国家主要采取小规模救济式扶贫[5], 主要瞄准对象为极端贫困人口和“五保户”, 虽然扶贫工作取得了不少成绩, 但我国农村仍处于普遍贫困状态[6]。

第2阶段 (1979—1985年) :体制改革主导式扶贫。农村经济体制改革, 大大推动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 农村贫困人口大规模减少。该阶段以体制改革减贫为主, 以救济式扶贫为辅, 主要瞄准对象为具有发展潜力的农村区域和具有发展能力的农村贫困人口, 有目的地开展相关扶贫行动[3]。

第3阶段 (1986—2000年) :以贫困县为重点的开发式扶贫。此阶段, 中央开始实施以区域发展为主要目标的开发式扶贫战略, 通过专项资金划拨, 对592个国定贫困县实施交通、农田水利、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多项扶贫措施, 并开始建立东部沿海地区支持西部贫困地区的扶贫工作机制[7]。

第4阶段 (2001—2010年) :以贫困村为重点的开发式扶贫。随着区域性、整体性贫困得到缓解, 国家适时将扶贫重点由贫困县转向贫困村, 全国14.8万个贫困村成为贫困治理工作的重点[8], 采取整村推进、劳动力技能及转移就业培训、农业产业化等综合扶贫开发措施, “公司+农户”的产业扶贫模式及“雨露计划”教育培训等具体治理手段开展扶贫工作。

第5阶段 (2011—2020年) :精准扶贫阶段。2011年, 我国较大幅度地提高了贫困标准, 同时, 随着《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 (2011—2020年) 》的颁布和精准扶贫理念的提出, 标志着我国进入全面消灭绝对贫困人口的精准扶贫阶段[9]。精准扶贫以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为主战场, 扶贫瞄准对象精确到户, 实现特困片区、贫困县、贫困村、贫困户“多位一体”层级联动脱贫;在政府的主导下, 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广泛参与, 构建政府、社会、市场机制“三位一体”的扶贫主体和扶贫机制;在扶贫格局上, 形成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三位一体”的扶贫方式。

责任编辑:国粮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2018年前三季度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情况
  2. 2018年9月份能源生产平稳
  3. 2018年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2%
  4. 2018年1-9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和销售情况
  5. 2018年1-9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5.4
  6. 2018年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8%
  7. 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转型升级深化发展
  8. 2018年9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5%
  9. 2018年9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3.6%
  10. 2018年9月份CPI、PPI涨幅总体平稳
返回顶部